Google


上海知青李秉文在悉尼 

 

 

 

 

李秉文在上海知青聚会上的照片

 

  李秉文是上海知青,作为老三届的一员,他曾在黑龙江插队十年。黑龙江艰苦的生活条件和恶劣的气候环境练就了他强壮的体魄和勤劳质朴的习性。那时候,他曾经当过一个建筑工程队的头儿,负责各种造房、搭建、修补工程。李秉文在长期的工作实践中吃苦耐劳, 经受了磨练,同时也积累了丰富的管理能力和经验。

   从黑龙江回到大上海,李秉文并没让自己轻松下来,享受城市生活的悠闲。他远离喧嚣的人群,发愤补习文化知识,似乎要把十年的损失夺回来。他不仅补习了整个高中期间的课程,还阅读了大量文学名著和其他经典著作。与此同时,他兢兢业业地做着他的本职工作,在一家服装工厂当裁剪工,一干又是十年。

  李秉文成为了服装厂的一名好工人。十年的裁剪工作给了他丰富的实际经验。当他拿起一块花布三下五除二刷刷刷地剪成一件衣料,一量下来尺寸分毫不差时,他的熟练裁剪功夫让同事们刮目相看,赞叹不已。然而他并不满足于当一个基本功扎实的操作工,而是对厂里各个部门之间的运作、制衣的每个环节都悉心了解,掌握了大量的生产管理知识。向自己提出了更高的目标:学会管理。他重视学习生产管理方面的实际知识并不亚于他学习书本上的文化知识。 

  1988年,李秉文同许多中国留学生一样,踏上了新的旅途,告别家人,两手空空只身来到澳大利亚,开始了他的“洋插队”。

  在拥挤的求职人群中,李秉文并不起眼:他没有文凭,也不会英文,甚至不会用汉语拼音写自己的名字。但是他却在下飞机的第二天找到了工作:每月五百元澳币。这在当时足以令周围所有打工者羡慕不已。但这对李秉文来说,仅仅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因为他正在想象自己将要成为一家工厂的主人而不是打工仔。

  他什么都愿学,什么都肯干,什么都能干。打家具,裁衣服,这些虽不算高级但又需要技能的活,在他干来,都得心应手,如鱼得水。李秉文很快就适应了“洋插队”的生活,并有了立足的根基。

  又经过了几年的拼搏,李秉文昔日的梦想终于变成了现实:

  他终于有了一家属于自己的企业,建立了一家规模不大却生机盎然的服装工厂。

  走进李秉文的工厂,如同置身“北京人在纽约”的摄影棚;裁剪部、针织部、电脑绣花部、成衣部、包装部一一在眼前晃过,让人应接不暇。不同的布料,迥异的图案,五彩缤纷,色彩斑斓,如万花筒般令人眼花缭乱。针织机、绣花机和几十台不同节奏的机器声此起彼伏,交相辉映,整个工厂忙碌而有序,生气勃勃。他的工厂全部是电脑管理,楼上楼下各部门的联系是通过电脑实现的。李秉文坐在办公室里,就能对全厂生产经营情况了如指掌。外人来到厂里,看到他娴熟地按动键钮操作键盘运筹帷幄指挥全厂生产,看到他用流利的英语,以及同样熟练的广东话、上海话、普通话,接收不同客户打进来的电话,无不佩服这位只有高中文凭的企业家。

  李秉文不仅能吃苦,肯学习,他还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和一种良好的素质。他没有一般企业家容易患的生意场上庸俗的坏毛病,他身上保留了很多传统的东西。他生活很有规律,喜欢看古书和历史地理书籍,不喜欢应酬交际。他经常抽空做家务,并烧得一手好菜,很懂得享受家庭生活。李秉文身上兼容了东方人的勤劳和智慧,西方人的管理和技术。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创业过程,无论怎样的一份生活,经历本身就是一种财富。

 

 

(晓歌摘编 2004/3/16)

 

 

 

相关链接:

 

“许灵均”在澳洲 作者:吴联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