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logo.gif (12930 字节)
现在位置>首页联谊网讯>文章内容
  

五月,上海,在“非典”肆虐的日子里

澳洲 蒋庭英

由于家父的突然病逝,4月30日,我冒着受SARS感染的危险登上了飞往上海的班机。

一上飞机,就见空中小姐个个面带口罩,表情漠然。于是自己也不禁得从背包中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口罩带上。机上乘客很少,直到飞机抵达上海,我都未曾与他人交谈过。待到预备下机时,广播里传出由于SARS的缘故,每人须在下机前填健康表并接受中国医务人员的体温测试的消息。随着程序的进行,各人脸上都显现出惊恐之情:中国,上海到底怎样了?难道SARS真的要把人类都弄垮了?怀着这种心情,我只想赶快回家将父亲的后事办妥立即返回澳洲。

到家后,家人除了告诉我有关父亲病逝的情况,就跟我解释SARS的事,说上海的疫情控制得相当好,叫我不必担心。但我还是心有余悸。

接着的几天都在为父亲的丧事忙碌,加之悲痛的心情使我无暇他顾。但哥哥姐姐却是每天都在关心着SARS的情况。每天的报纸、电视都是关于SARS的报导:多少人为疑似病患,多少人被确诊为SARS患者,多少人死亡……到我返澳之时,确诊病患为七例,其中仅一人死亡。疫情蔓延得并不很广,但疫情报告的透明度却很高,几乎每个市民都能说出这七位病人的病症、居住地等等。这使我颇为释怀:中国政府的确如家人所言没有隐瞒疫情,而是在为抗击“非典”做实实在在的事。

在我到达上海的第二天,就有社区干部上门家访,要求我每天测量体温并一天两次向社区报告;我居住的房子每天都有专人前来消毒并记录;出门坐出租车,司机一律都戴口罩;饭店里不仅服务员戴口罩,连食物都实行分食制以确保安全;长途车站、轮船码头都有医务人员把守,测试体温,尽量减少流动人口等交叉感染的可能。尽管餐饮、娱乐业在这个非常时期很不景气,但政府明令不得在此期间辞退员工,经济损失将由政府承担等等这一切的具体措施,使上海这个拥有一千多万人口的大城市在这人人自危的日子里仍显得井然有序,活力依旧。

除了采取措施防止“非典”的传播,在具体的医疗过程中更充满了可歌可泣、非凡英勇的人和事。笔者有幸认识某医院的副主任医师,她告诉我在医院里,每个医生,不管属于哪个部门,都必须学会如何识别“非典”症状,如何对此类病人进行抢救等等;许多医生已经几星期不曾回家,奋战在抗击“非典”的第一线;还有很多医生护士都写了决心书,要求加入抗击“非典”第一线的工作……5月12日是国际护士节,社会各界纷纷向白衣战士致敬、献花、捐赠营养品。而一台题为“非凡英勇--献给2003年国际护士节”的大型文艺晚会更将各众团结一致对抗“非典”的决心和精神表现得淋漓尽致。晚会的参演者都是当今演艺界的明星和老一辈被人熟悉和尊敬的实力派演员,尽管此次的表演他们分文不得,但他们的深情投入实令人热泪盈眶、心潮难平。

我在5月13日动身返澳,而上面便是笔者在“非典”肆虐的上海短短两星期的逗留时的所见所闻和亲身经历,未加任何修饰、任何个人观点,仅仅是最平铺直叙的记录,平淡如同一杯简单的白开水。但正是这样一杯白开水,使我深深感觉到我们的亲人,以及所有在中国的人们,在灾难面前的不屈不挠。他们守望相助、团结互勉,用科学技术、用一腔真情与SARS作着较量。而我只能愿我那灾难当头的祖国阴云散后是春天。也应此有了写作这篇小文的冲动。

这次短暂的上海之行给了我一种要将在中国的人们是如何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的情况与在澳华人分享的冲动。我只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但我的良知与尊严告诉我要和在澳的华人兄弟姐妹与国内的父老乡亲一起来战胜这场灾难,因为相信我们每个人都有挚爱的亲人在中国。这或者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但却绝不是一场轻松的没有牺牲的战争,而是一场与死神的搏斗。

在返澳的飞机上我与邻座的澳洲人交谈起来,她对我说,SARS降临在中国是中国的不幸,而作为别国人,不该指责这个国家和这个国家的人民,而应该用自己对人类的爱去关心这个国家、帮助这个国家。当时,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之后我一直在想,旁人尚且如此,我们作为华人,更应该守望相助,众志成城,为生我养我的那片土地,在这场灾难之中,做些什么……


 2003  上海知青网版权所有     联系E-mail:   webmaster@shzq.net          转载请保持文章完整,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