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报道 | 历次南极科考纪实 | 霞兴记事 | 知青情结 | 南极故事 | 南极风光 | 网友感言

 现在位置>>上海知青网>>中华壮行 南极勇士>>霞兴记事>>浏览内容

 

过西风带

 

作者:徐霞兴

 

  地球的南半球,南纬45度到60度之间。存在着一个毫无遮拦的大气环流带,常年生成的气旋使这里飓风不断,科学家把这一带称为西风带。飓风在三大洋面上掀起狂风巨浪,几十米落差的涌浪像层层叠叠的山谷,形排山,势倒海地咆哮着铺满整个洋面,乌云密布天色幽暗。

  这样的风带,是“雪龙”号极地考察船赴南极的必经之路。我参与南极考察,多次乘随“雪龙”极地考察船赴南极,穿越西风带。中国第十五次南极考察的返航途中,穿越的西风带使我记忆犹新。

  那次“雪龙”船完成考察任务,告别南极中山站。前往澳大利亚的戴维斯考察站,进行友好访问,并帮助戴维斯站捎带四个集装箱回国,而后离开南极。航线是向东偏北,澳大利亚塔斯玛尼亚的霍巴特。

  船航行到第四天,本不平静海面逐渐狂风四起,波涛汹涌,侧后的涌浪借助风势对“雪龙”形成压船的危险。船长果断地指挥“雪龙”调转船头改变航向,在船长发出第二次左满舵指令时,“雪龙”船借助涌浪之间暂短的瞬间,一百八十度的调头,开足马力顶着迎头风浪,这一天,几乎没有航行一海里。迎头的涌浪把船头压进海里,掀起的巨浪拍打着七层楼高的驾驶台,打掉了船头缆绳孔的钢板和前甲板的防水灯。涌浪又把船尾托出海面,螺旋桨出海面无阻力地空转。船体左右三十多度的摇摆和前后的颠簸中,船舱内一片狼藉,大多数队员有晕船的感觉而卧床静止。被狂风巨浪撞击船舷和甲板的震荡声、扭曲声,令人毛骨悚然。在过道里行走有着失控的状态,紧抓扶手左右碰撞,每走一步,落脚之处不知是高是低,无法控制自己的步伐。

  这天我和李金雁俩人,特意上到“雪龙”船驾驶台。本想在驾驶台的窗前居高临下拍几张涌浪覆盖船头的照片,但巨浪拍打到驾驶台的顶上,使得驾驶台的玻璃窗前成了一片水帘,高高的驾驶台大幅度的摇摆使我们无法站稳,凝固了的空气充满了整个驾驶台的空间。任凭狂风巨浪的摆布,“雪龙”像一片孤独无助的柳叶,顽强地拼搏在水天之间。据说这次气旋在澳大利亚西部的弗利曼特尔登陆,酿成了一场房屋倒塌,人员伤亡的自然灾难。

  这次随“雪龙”船穿越西风带,可谓终身难忘!难忘何为同舟?难忘又何称共济?感悟!和“雪龙”同大自然抗衡,人、船融为一体,船、人不可分离,方为同舟共济。

 

气旋满天,
波涛助巨澜,
铁船周旋“魔鬼”圈,
水天搏击贯穿。
勇者归来先锋,
同舟共济西风,
民族之魂何在?
昂首信步“雪龙”。

2006.11.10

 

【清平乐】

酒后步霞兴的词牌韵律以和之

作者:周子红

豪气冲天,

稚童卷政澜,

上山下乡是迷圈,

终把乾坤看穿.

桑田沦落磨锋,

笑看四方来风,

今日健康犹在,

何愁不步雪龙!

 

读《过西风带》有感贺徐霞兴

作者:张龙生

【江城子】

五渡南洋战西风!

驱雪龙,逗天公。

排山涛涌,难阻争奇功。

铿锵浪击胜利钟,

好男儿,同舟共。

十载南极登高峰。

雪车勇,碾冰缝。

中山站红,格罗夫山颂。

陨雨奇石揽手中,

是霞兴,真英雄。

 

2006.11.10

 

 

2007 上海知青网版权所有   转载请保持文章完整,注明出处。

上海知青网国际域名:

http://shzq.net 沪ICP备05038054

http://shzq.org  沪ICP备05009933

联系电子邮件: webmaster@shzq.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