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情社区 » 『 ☆聚谊厅☆ 』  » 插队记忆:        狼啊!陕北的狼!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查看 288
发表一个新帖子 发表回复

标题 插队记忆:        狼啊!陕北的狼! 在百度搜索本主题 [ 搜 ] [ 打印 ] [ 推荐 ] [收藏帖子] [ 收藏到新浪VIVI] [ 订阅 ]

那时雪 (11)
楼主   [点击复制本网址]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7
Rank:7
Rank:7
Rank:7
UID 2872
帖子 458
积分 899 分
快乐币 5 枚
注册 2016年8月2日
插队记忆:        狼啊!陕北的狼!

插队记忆:      


狼啊!陕北的狼!


朱 凌


在陕北,草木葱茏的时候似乎不大见狼。青黄不接的春季和萧瑟冷肃的深秋,狼群会时不时地出没。对于狼,我最早的印象,当然是小红帽和狼外婆的故事;再就是书中“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的句子和很多带狼字的成语。还有就是妈妈去山西四清回来,总说狼如何在夜里逡巡敲门。我便跑到动物园去特地好好看看狼的模样,记得那几只杂毛丑陋、没头没脑、来来回回、一条线颠颠儿傻跑的狼,让我视觉上很不舒服。远不如下图的狼耐人寻味,下面这两只狼竟然很有风度气质,且公狼母狼温顺相依、神态安宁平和,尽管耳朵奓立,却目光深邃又无攻击性。也不像动物园里那几只狼那么落魄不安。




到陕北不久,就遭遇到狼了。村里人管狼不叫狼,而叫“罗”(音)。后沟里有“罗”呢!老乡都说。还说几十年前沟里林木丰盛,还有很多豹子、狐狸和獾狗、羊鹿子什么的。到底有没有狼呢?我很好奇。


有一天,在漆黑荒寂的夜晚,我奉命去东庄开大队干部有关会议。我一个女知青,独自一人,提一把斨柴的小钢镢,连手电筒也没拿,就匆匆上路了。离东庄还有一半路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本来就有点害怕,谁知突然发现路边二十米开外,隐隐约约看出的土牮上,有六颗绿莹莹的光点儿在轻轻错动。


狼!那绝对是狼!我立刻毛骨悚然,后背发凉。四野不见一个人影,东庄村至少还有一里多的距离。这三只狼要扑过来,我还如何战天斗地?小命呜呼,再也见不到父母亲人了!


不要紧张,沉着应对!发懵的我镇静下来,想起老乡说过,狼能从脚步听出男女来,我就把小镢横过来,双手紧紧握住,故意端着肩膀、双脚使劲墩着地嗵嗵地阔步走着,那六颗绿光点分明不眨眼地注视我,我感到浑身的肌肉都紧绷绷的,神经高度的紧张,头皮麻扎扎的,嗓子眼儿发堵。


嗵、嗵、嗵、嗵!故意弄出的壮汉一样坚实的脚步声,伴着自己嗵嗵嗵嗵的心跳。我不吭一声,怕狼听出我是女的来。


六颗绿光点到我身后去了。我想起妈妈说的四清中狼的事情,记得妈妈说,狼要扑上来搭住人的肩头,千万不敢回头,一回头,狼“咔”的一口就咬住人的脖子。狼没有追过来,没有狼搭住我的肩膀。万幸万幸!我顺利经过了狼群的注目礼。看来狼不会轻易袭击人。谢谢宽宏仁慈的狼哦!东庄村的干部证实:村子附近最近确实有狼群,三三两两地出没。大家都说这北京女子好大胆子,也不邀个伴相跟上!那晚散会后,大队书记安排我在喜鹊家住了一夜。天明吃了饭才回上庄。


我后来看见狼的图片,就总觉得那遥远漆黑的一天,土牮上趴着或站立的就是这样的狼。不知他们锐利的目光是否能穿透夜色分辨出走过来的,是个穿男式四兜衣服的小女子?只是他们天性并不想与人为敌吧。




再一次真正见到狼,是我有一次早春值灶的时候,出来搂柴,窑坡上蹿下一条黄乎乎的“大狗”,一口准确叼住我们知青点儿优哉闲转的小猪仔,迅捷返身往窑坡上跑去。狼!我立刻扔下柴,向窑坡上追去。我练过中长跑,马上冲上窑顶平地,只见那狼毛色华美丰厚,它毫不费力叼着十斤多重的小猪崽,姿态极其优美地越过家庙院小学校的矮墙,无比轻盈跃动着穿过矮树林向村外跑去。清晨明丽的阳光照着黄狼闪光润泽、波纹抖动的皮毛,简直让我看呆了,狼竟然如此美丽,如此轻灵敏捷,跑动起来如此好看!这一镜头永远留在我的脑海里!


第三次与狼近距离追逐却是一场血淋淋的悲剧!插队第二年春天,狼群不知为什么发了威,夜夜在村子的沟底恸哭一样嚎叫,声音很是瘆人和恐怖凄厉。我们夜夜紧闭窑门,轻易不敢外出。女生往脸盆里尿尿。几十年后,老男生笑说当年女生窑的尿声打得铁皮脸盆咚咚响。




不知狼要干什么,先是咬死羊只和鸡。后来听说外村有狼开始袭击人。公社组织了基干民兵武装打狼队,配枪围剿捕狼。可是狼的集团军似乎信息非常发达,几乎全县都闹起了狼灾。


后来听说狼发疯一样闹腾,起因是有人掏了狼窝,逮走了几只小狼崽。


厄运降临到我们上庄村了!大白天的,住在偏僻窑掌、跛子金禄家的婆姨,在一只手锁门,另一只手还拉着三岁的男娃的时候,一条断尾巴大灰狼、窜出来,一口叼住碎娃娃就跑。金禄婆姨立马尿湿了裤子,揭命般惊嚎起来:“罗!罗吃娃啦!罗!罗!……”


我们正在离他家不远处育粪,我闻声赶快提上手中小镢,和几个后生一起向后沟冲去,只见半截断尾巴大灰狼,就在对面一小块平地的树下,它从容地叼住那个白胖的男娃,向门神渠跑去,又很快翻上土公路,蹿下西沟。


我们边喊边追到西沟梁,只见那恶狼把孩子甩下坡,让小娃子滚一截再追上,叨住接着甩下去!那小娃连哭声都没有,在荒蒿草和酸枣棵、阳杜梨棵里滚着、被叼着、甩着……我们最终只找到金禄那娃藕段似的一条腿!


网络资料图:


大西北知青捕狼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对半截尾巴大灰狼黄尘滚滚中的追击,忘不了那可怜的孩子在西沟坡下的滚动,还有那带血的一条小腿!还有金禄婆姨抱着童鞋撕心裂肺的哭喊!


狼是极其爱子的动物,如果没有人掏了狼窝逮走小狼崽,我不知道会不会发生这一幕惨剧?


我后来在高柏公社的山路上见到一位脸上缺个洞洞,脸颊露出后几颗槽牙的女人。听说是被狼咬掉脸颊一大块肉。


狼啊!陕北的狼!让我百感交集的狼啊!


作者朱凌,系北京市人大附中高六八级毕业生,曾在陕西省宜川县云岩公社西迴大队上庄生产队插队,退休前在河北省文化厅工作。




────────────


本文选自北京知青文集


《云岩河的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贴版权归原作者及浦江情社区共同拥有,转载请申请书面授权]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2290分钟2021/5/17 20:42: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顽石 (17)
第2楼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13
Rank:13
Rank:13
Rank:13

UID 38
帖子 2424
精华 50 
积分 3058 分
快乐币 4027 枚
注册 2010年4月13日
回复:插队记忆:        狼啊!陕北的狼!
这篇也写得挺好,动人心魄!谢谢那时雪兄的不离不弃。
[本贴版权归原作者及浦江情社区共同拥有,转载请申请书面授权]




僧人离去影无踪
尘土飞扬任随风
鲣鱼远游入浩淼
泻水流尽在其中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50650分钟2021/5/18 10:53: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 首页1 »1/共1页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你的内容
快捷回复标题 (选填) 快捷插入表情图标
验 证 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快捷回复内容


Powered by TEAM 2.0.6 Release - SQL © 2005 Team5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