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情社区 »   天   心   » 青稞的节日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查看 2210
发表一个新帖子 发表回复

标题 青稞的节日 在百度搜索本主题 [ 搜 ] [ 打印 ] [ 推荐 ] [收藏帖子] [ 收藏到新浪VIVI] [ 订阅 ]

天心 (7)
楼主   [点击复制本网址]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Rank:4
Rank:4
Rank:4
UID 146
帖子 159
精华 11 
积分 280 分
快乐币 621 枚
注册 2010年5月23日
青稞的节日

每年的七、八月,农区的青稞就到了成熟的季节。察雅县香堆乡能看到青稞成熟时壮观的场面。青稞学名“大麦”,只是麦芒又直又长,比普通麦穗要长出三、四倍,将成熟的季节里,成片的青稞“锋芒必露”,从面上只能看见密密交错的麦芒,全然看不见麦穗和麦桔。此刻,我总喜欢把手去触这可爱的芒,任那微微的小针轻剌着手心,痒痒地、微微地痛楚总是一番别样的滋味。尽管几天后手心上全是细细的血痕,还要变得粗糙,甚至有时留下扎进小剌的感觉,可我还是喜欢去触它们。

    香堆乡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传说中文成公主曾经从这儿走过。这片土地处于金沙江与澜沧江之间,海拔虽高,起伏却不大。群山环绕的盆地中有一片突起的高地,几乎所有的居民都将住宅建在这片高地上。

    最近几天都在下雨,今天一早却放了晴。待阳光把路面烤干一点,我一个人信步往坡下的青稞地走去。

    一辆北京车快速超过我,在我前面几米远处嘎地停住,那不是江措的车吗?正说着,江措笑嘻嘻的脸就从车窗伸出。还用说吗?当然是让我上车走的。

    “嗨,你怎么知道我出来呢?”一上车我就问了这一句。

    “我看你空手出了门,又没有带帽子,怕你晒黑了呢!”

    藏族驾驶员就爱开玩笑,没有说为一顶帽子就用车的。本想一个人清静地散会儿步就回去,这下有了车,哪有不走远点的道理?刚下到坡脚,江措又是一个急刹车,这小伙子又有什么事了?只见他匆匆钻进一个小卖店,等了几分钟,抱了一大包东西出来了,往车后排座位上一放,打开车门就放了刹车。我问他干什么了?他冲我笑了笑,说:“耍坝子呀!”怎么?我出来的目的就这样转了向?不过也不错,这种机会不可多得。

    “就我们俩?”

    “啊!你嫌人少了?”

    我本来就怕热闹,怕他们敬酒,当然不想多有人的。于是说:

    “两人就两人!去哪儿呀?”

    “嗨,上车了嘛,听驾驶员的,没错!”这小猴嘴,真厉害,前几天我说的话还记着呢!

    早些年,西藏教育还不发达时,藏族小伙子最荣耀的就是当个驾驶员了。这几年,不少上学后出来当了干部,一般小伙子不再爱开车。江措却不同,业余学会了开车,还考了驾驶执照。

    小伙子驾驶技术不用说,在差不多没有路的地方,轻轻巧巧地只觉得车身一点摇晃就过去了。知道我不太喜欢吵闹的音乐,在录音盒里只插了一盘西藏民歌,一边随着音乐轻声唱着。这些大山的儿子好象都由那神山圣水汲得了天地间的精华,那嗓音天生地没有杂质,圆润嘹亮。别说唱歌了,就是说话,听起来也象是王志文的旁白。呵呵,我今天真有福,坐着车,溜达在美丽的高原绿野上,还有这么好的音乐、这么新鲜的空气,旅伴居然是一个英俊风趣的小伙子。

    “老师,怎么不说话?”大约是我一直没有吱声,他唱完一面磁带随手抽出翻了个面,问了我一句。

    “唱得真好,我听迷了。”我这话不全是奉承,却实有点情不自禁。

    前面有一片由几棵大柳树聚成的绿荫,周围全是成片的青稞地,我让小伙子停了车,决定在这儿拥抱我的青稞。

    “老师,我在树下面等你呀!”他看我一时不想走,于是开车向绿荫处去了。

    呵!青稞,阳光下带着雨露的针芒比平时看到的更不同,灿灿地闪着翡翠的光芒。燃烧着的青稞吐着碧绿的火焰,唱着生命的赞歌,它们自豪地展示着那非凡的美丽,享受着成熟的欢娱,为那孕着浓浓汁液的颗粒喧嚷着,幸福着。我走进那绿色的生命之中,双手拂着那些闪亮的针芒,细如飞沫的水珠们纷纷飞扬,腾向空中,绣出一道七彩的虹霓,沾湿我的衣袖。我真实融化在这绿色的云中,与这绿色的彩云一起升腾,在这绿色的云中成为一粒青稞;我感受着它们那丰收的喜悦,那走向成熟的安祥,那取之于大地奉献于自然的自豪。谁说植物没有思维?那诱人的青稞告诉我,它的所思所想,它的所喜所爱;那绿色的生命教会我,活着就是美丽,活过的生命都有辉煌。

    你欣赏那带露的玫瑰,我珍爱这有芒的青稞,这高原上为人为畜作了食粮的青稞也拥有自己的美丽,那美丽,不逊色于温室里娇羞的玫瑰,反多了几分的强捍和英武,难怪她的爱人不是那忧伤不尽的诗人,而是那千年不变的雪山。当玫瑰凋谢,失去往日的容颜,那余香也许还能让你留恋几日;若青稞死去,只将一身绿衣更为金黄,那针芒依旧,那浓浓的桨汁化为淀粉,保存着下一代的生命。在藏族人供奉的“卓索谢玛”上,永远地插着那金色的青稞,她是高原的吉祥。

    沐着青香的青稞之露,我洗去心里和眼中的尘土,信步走向那几棵大柳树。江措点燃的火堆里散出诱人的焦香,哈,烧烤青稞当午餐呀,少有的美味哟。那烧焦的青稞穗放在手中一搓,再吹去麸皮,一捧晶莹透亮的碧玉闪着翡翠般的光,咬在口里,香气满口,真是说不出的美味,我想不起还吃过什么比那更好吃的了。

    我们的炊烟引起坡上人家的注意,一位老阿爸一手提着酥油茶壶,一手牵着只有四、五岁的小孙女朝我们走来,后面还跟着女人们和青年们,带来了卡垫、放音乐用的收录机,那自然少不了新酿的青稞洒了。想来这几棵大柳树是他家管辖的了,进入“辖区”的自然成了他家的客人,包着银箔的杨木酒碗斟满青稞酒,碗边点着三团象征吉祥的酥油。我们是尊贵的、不请自来的客人,那可怕的“三口一杯”我该怎么办?看来江措的昌都口音和老阿爸的香堆话中有些不通之处,不过还是为我成功地解释了不能喝酒的原因,老阿爸将碗换成了一只细瓷酥油茶碗,我将以茶代酒,干完那“三口一杯”。

    我和他们一起欢庆这青稞的节日。老阿爸陪着我,连比代划地聊着谁也没有听懂的天,小孙女见我喜欢青稞,为我摘了许多。我醉了,醉在这青稞的节日里,醉在这浓香的酥油茶中,醉在这祥和自足的家庭的笑容中。

    归程总是要来的,今天的公务算是完了,我不去想今天怎样加夜班,看着江措挡风玻璃前舞蹈着的青稞,我把这节日的心情融入我有生之年的每一时刻。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分钟2010/5/24 9:29: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 首页1 »1/共1页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你的内容
快捷回复标题 (选填) 快捷插入表情图标
验 证 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快捷回复内容


Powered by TEAM 2.0.6 Release - SQL © 2005 Team5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