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七星泡      三分场   史美祥

    七星泡三分场,我们一代知青曾经洒下过热血和汗水的地方,经常使我梦牵魂绕。
    在这块黑色的沃土上,我们曾经挥汗如雨、铲地你追我赶,也曾挥镰割大豆和小麦,弄的伤痕累累------。在这里有我们辛勤的汗水,也有那甜蜜的初恋,更有那不解的七星泡情结。
    从我们居住的大院宿舍门前,向外望去景色迷人,南面麦地如绿色的绒毯,一直铺向远处的天边。西边水泡子如明镜般,倒映着边上的小树林、蓝天、白云。沿着小道走进小树林,白桦树迎风起舞,百合花露出笑容,那盛开的芍药花发出渗人心肺的醉人芳香,以及一些叫不出名的鲜花争奇斗艳。在小树林的小道上曾经有多少对恋人在此流连忘返。
    我们上海知青为迎接后来的天津知青,下窑地、住帐篷,和泥、脱坯、烧砖、建房。嫩弱的肩膀挑起四五百斤的重担,进窑、出窑,在荒野上用我们的双手建起了一个知青定居点。
    烧窑虽然辛苦,也有快乐的时候,窑地是在一片低洼的广阔无际的大草甸上,草地里分布着无数大大小小的水泡子,泡子里有鱼、有野鸭。劳动之余上泡子洗澡、游泳,原先在上海少年游泳队的杨德荣同学还从桥上给大伙表演高台跳水呢。闲时折根柳条当鱼杆,在水泡边垂钓,总会有所收获。胆子大的清晨趁天未亮去掏野鸭窝,掏来的野鸭蛋和小野鸭,引得大家争着看稀罕。
    清晨的窑地笼罩在一片薄雾之中,浅水、池柳、茅屋,远处炊烟袅袅,若隐若现,朦朦胧胧,如同披着婚纱的少女。慢慢的地平线上露出一点红日,这时候少女如同抹上了胭脂,是最美的、最迷人的时候,不知什么时候红日东升,少女已悄然隐退。
    在窑地建点的日子里,我们的一位同伴巩志华同学不幸染上菌痢,因医治无效而长眠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
    回想起当年在农场战天斗地的豪情,不禁热血沸腾。冬天修水利工程,炸得冻土满天飞,有人被炸伤了,轻伤不下火线。大车排下科洛河到兴安岭边上去伐木,拉回来木材给宿舍取暖。蹦蹦车拉着几个壮劳力到东山拉石头,盖新的宿舍。昔日,那火热的劳动情景仿佛就在眼前。
    三十五年弹指一挥间,当年的姑娘、小伙,如今已是知天命奔耳顺之年,脸上都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可那段经历为我们以后的人生道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虽然我们失去很多,但获得了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
    今天在农场五十周年大庆之际,写下这篇短文,让我们共同怀念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和曾经洒下汗水的热土。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