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豆腐房的经历

三分场    史美祥

    在七星泡三分场,我铲过地、割过麦、刨过粪、赶过车,可以说农场的活我干了个遍。可是最让我怀念的是跟着曹德岚师傅学做豆制品的那段日子。
    1973年我由原来的二连调到分场后勤豆腐房工作,做了曹师傅的徒弟,跟着曹师傅学着磨浆、熬浆、过包、挤包、点卤、做豆腐。  当时豆腐房磨豆浆、做豆腐的设备是一台电动机拖着一台石磨,秋天磨土豆做粉条的设备就更土了,磨土豆时由一台东方红40型拖拉机发出轰鸣声带着一台直径一米的大石磨隆隆地转动着,从早干到黑也就磨个二三千斤土豆。
    看着这种落后的生产方式,极低的各种效率,我就琢磨如何来改变这种状况。
    首先第一步,我把磨豆浆的石磨改成了立式粉碎机,有把用杠杆压制干豆腐的工艺改成用电机带动丝杠来压制干豆腐。这一改,初战告捷,获得了成功,既腾出了场地,豆腐房显得宽畅了,又大大减轻了劳动强度。
    第二步我从联合收割机的运转,想到能否制作一套磨土豆做粉条的“联合收割机”。设想容易,真要实施就难了,这其中涉及到很多机械原理。于是,一有空闲我就往农机场跑,看着检修完了的联合收割机运转,一坐就是老半天,心里琢磨着如何根据我的需要,把一些零件有机地组合起来。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得到了我的师傅曹德岚的大力支持,在反复试验的过程中,总是他抢着跑修配厂,一会儿找车工,一会儿找电焊,修配厂一些朴实的老师傅都给了我极大的帮助。
    凭着顽强的毅力,边学边干,不断请教,不断摸索,楞是从对机械一窍不通,到搞懂了大小齿轮比速的计算、皮带轮大小比例的搭配等等。在这些师傅的热情帮助下,一张比较成熟的草图形成了。在当时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凡是小史子来加工零件不得拖延,在保证生产的前提下,随到随加工。修配厂一路绿灯,有时我和曹师傅加工零件搞得很晚,经常错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曹师傅就拉着我上他家吃饭,在曹师傅家的热炕头上,小炕桌边我们边吃着饭,边谈论着如何进一步完善我们的设计。
    在修配厂各路师傅的密切配合下,用了大约一年时间,在1975年的土豆收获季节,这套设备开始运转了。
    土豆在长方形的大水池里,从这头进入滚动网筛,自动清洗,到那头自动进入绞龙送入粉碎机,粉碎机是由三片半圆形的铁瓦组成,在上面用钢锥由手工一点一点琢出无数个小刺,形成一个带刺的圆筒。在电机的带动下圆筒高速旋转,象锉刀一样把土豆锉成了粉末。粉碎了的土豆进入过滤槽,过滤槽有二层超细的铜筛组成。在曲轴的带动下如同人工摇摆筛子一样,通过二米多长的过滤槽,到那头排出的已是过净的粉渣了。粉浆漏到地上的浆槽里,由一台泵把浆打到沉淀缸里。从土豆清洗到出浆完全实现了自动化,每小时的工作量是原先一天的工作量,堆成山一样的土豆在当年严冬到来之前已全部加工完毕。
    后来又试制了打浆机和漏粉的设备,这样就完成了我所设想的磨土豆做粉条的“联合收割机”。当时其他地区还有不少人来参观呢!听后勤丛队长说:这套设备在黑河地区是最先进的了。
    可惜知青返城后这套设备也退出了历史舞台,再说我的师傅曹德岚也在我返城后不久,因心肌梗塞而去世。写下这篇文章也算是对我师傅的悼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