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    念

五分场   虞正秀

    岁月如梭,思绪如潮。

    三十年前,历史的车轮载着我这个不足十八岁的毛头小丫来到了北疆的黑土地。起初的几个月内,幼稚的我,从没认真地想过:“是否要在这呆一辈子?远离家乡的我能否经得住思念的考验?”茫然的我,只是每天听着口哨声集合,扛着锄头去田间,累了倒头一觉,也没觉得日子过得慢,只是潜意识里感到生活的苦涩。
     突然有一天,宣布放假,原来祖国的生日到了。想出去游玩的都离开了宿舍,炕上呆坐着六、七位没有玩兴的女孩,我也在其中。不知是谁说了句:“上海的家人今天都休息,一定是出去看游行了,就是把我抛在了千里之外。”“哇……”一声长哭,使人心碎,引起满屋的嚎啕声。我也双泪长流,一吐为快。早已把“上山下乡是革命行为,哭就是抵触革命行为”的谬论抛到九霄云外。正当我们哭得呼天抢地,东倒西歪时,沟南的连长苗和都——一位当地知青,指导员王世柱——一位天津知青,轻轻地叩响了房门,推门进屋,和风细雨地说:“女同学们,今天是祖国的生日,不要用眼泪来庆祝。连里没有开展活动,是我们的失责,大家坐起来说说心里话吧。”简短朴实的话语,在那动辄训斥的年代里,听起来尤为顺耳。屋里渐渐安静了下来,两位领导劝我们外出散散步。
    事后,苗、王两位找我谈心,告诫我:青年人不要感情用事,应要求进步,争取加入共青团组织,不要再依恋家人的呵护,亲人的关照。并说连里的兄弟姐妹都是亲人,大家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当时的流行语),要爱护连队这个大家庭。这一次谈话,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记忆中。此后连里展开了一系列活动,有乒乓比赛、有文艺晚会、有劳动竞赛。我还曾被评选为七星泡农场的劳动模范,七二年又加入了共青团组织。
    在我的人生旅途中,在那人妖不分的乱世岁月,有那么两位胜似亲人的大哥哥,关心引导我这个异乡的涉世甚浅的小妹妹,是他们让我初次领略到了“外乡情深”的滋味。也是这一席话,在三十年的学子生涯及工作生涯中,我始终能爱护我所生存的大家庭,我始终能与身边的同事相处甚安。直至今天,一提及黑龙江的人和事,眼前就会浮现苗和都、王世柱的亲切和蔼的笑貌,这也许就叫“思念”吧。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