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亚非拉

五分场    方小风

    在东北生活过的人,没有不知道炕的。这种由土砖细砂垒成的可以取暖的床,形成了一种北方所特有的独特风景线——炕文化。在那里生活过的人们日常生活、日常交往都离不开炕。屋内可以说除了炕和取暖用的火墙或火地,其它就没什么别的了。
    关于东北“炕”的生活,勾起那么一段有趣的回忆。
    记得在七星泡五分场的十一月份,天很冷。大伙一大早坐上大爬犁进山砍柴去了,各个宿舍只留下负责烧水和烧火炕的值班人员。这天轮到“小广东”值班,等大爬犁一走,他就着手准备今天的工作,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炕烧得暖暖的,水烧得热热的,让大家回来过得舒舒服服的。只见他先是劈好一堆柴“柈子”,又挑了满满一大锅水,——这锅水是要供20多人用的。他不慌不忙,一边为火炕的炉膛添着“柈子”,一边烧着水,先把几十个暖瓶灌满,再又往锅里灌水,继续烧着。他努力地干着,不时还跑进宿舍,用手往铺盖下面摸摸炕是否热了,烧了好长时间,炕也不显热,劈的柴也都进了炉膛,还总感到炕没烧热。于是又去捡了根长长的树干,就直直地推进了炕洞,等着火苗直往上窜,终于把这根大树干烧完了。
    晚上,洗尽汗水与疲劳的小伙子们三五个坐在一起说笑,闲聊,打牌,有些人在看书。宿舍内暖洋洋的,一切都显出那么温暖,安谧,那么随意,那么悠闲。
    夜深了,寂静的宿舍不时有人传出长长的鼾声,呓呓的梦话。就在这时只见睡在炕头的人突然从被窝内跳出,不停地大声说:“快起来,快起来,炕糊了。”只见南北炕上的人睡眼惺忪钻出被窝,站在炕上,用手向褥子摸下去,不少人一摸迅速把手收回,嘴里说:“今晚完了,没地方睡了。”一边赶快把被褥一卷,放到行李架上,有些被褥已经焦了,一股糊味。只见炕上20多人手忙脚乱地双手抱着或肩上扛着被褥,炕席糊了,炕上太烫了,几乎是要着火了,而脚却在炕席上不停地捣腾。一起跳起了 “亚非拉”, 今晚是不能睡了,最好明天不出工。   
    每当泡友们聚在一起,都会津津乐道地回忆起当年跳“亚非拉”的情景。而如今,“亚非拉”的总导演“小广东”已离我们远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