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 情 的 回 忆

五分场    黄京德

    离开北国边疆的农场已经整整二十多个年头了。按规律,越是久远的人和事越是容易淡忘。但这回,是打破常规了。这两年,眼前不时浮现那个年代的一些情景,甚至梦中也回了七星泡好几次,而醒来,心头不免泛上一股深深的遗憾。
    也许为了圆梦,约上了两位泡友赵洪生、李四云踏上了重归故土的征程。列车在一站一站地向前疾驰,思绪在一年一年地往后退去。

晤友忆情


    车伊始,总部的知青办就安排了一次晤友盛会。当我们走进一间会议室,三位老人站起来了。认识他们嘛?咋不认识:宋振,我们刚来时的革委会主任,见到您,令我们想起,在为我们作的一次报告中,您意味深长地说:“现在的有些干部,大米饭炖小鸡也不要吃了,要吃什么呢,要吃饺子。”这段大白话批评的是某些干部,但告诫的是我们知青。田立汀,相伴我们多年的管生产的副主任,啊,多么可敬的一位长者。见到您,情不自禁忆起一段往事,某年没回沪过冬,春节里发了二斤面,一斤馅,可我们谁也不会包饺子。正是您,在火炕上,手把手教会了我们。这一招沿用至今。曹广俊,稍稍搜索记忆的仓库就对上号了,您是当年的人保干事。记得在我们收工归来的路上,您曾指着天上的一群鸟夸口:“要是有把枪,我定会毙了它几个。”啊,二十六个年头过去了,三位老人虽然身板没有当年硬朗了,然而音容笑貌依旧。
    不仅是他们。在五分场的那条再熟悉不过的大道上,当年的管理员王殿举,小车司机大吴,还有那个当年的小马倌……都在向我们走来。
    也许时光能磨皱一个人的肌肤,但磨不去当年结下的友情。有些友人虽已作古,但他们的子孙后代却备酒设宴热情地款待我们。他们含着泪说:“你们是我爷爷的朋友。今天,我是代我爷爷来侍候你们的。我这么做,是为了使他的在天之灵得到欣慰。”如此的话语,怎不催人泪下。

 

下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