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记者”
   十一分场 高达

    轰轰烈烈、惊心动魄的“文化大革命”进入了后期,在这场运动中“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冲锋陷阵”的我们“老三届”毕业生,完成了“与人斗”的历史使命。将以自己的青春,自己的血汗,去完成领袖和统帅下达的“与地斗”,“与天斗”的又一历史使命。到黑龙江省嫩江县七星泡农场十一分场“屯垦戍边”。
     昼夜的动员工作,迫使每一个老三届的毕业生马上要做出人生的重大选择。我们四个同班要好的同学在天津著名的金融街—解放路上一座歌德式的高大建筑的阶梯上整整坐了一夜,也整整讨论了一夜。过去那些大亨们是在这条街的某一间灯红酒绿的大厅里决定了亿万美元的交易。而我们却是在紧闭的大门外,昏暗的路灯下决定了我们一生中重要的,永远不忘的一步。
    就在1969年9月22日早上我们登上了北去的专列,同我们一起登上这趟专列的有一个特殊的人物,他是我童年的伙伴,也是67届高中毕业生。他撇不下鳏居孤独的老父亲,又舍不得同我们分别。他毅然决然的只带了一架海鸥牌120的照相机和两卷黑白胶片。在我们的掩护下混上了专列,充当了“随军记者”的角色。
    他拍下了天津站千百人挥泪离别的镜头。也拍下了我们在前途未卜的情况下茫然望着车窗外的镜头。当然他拍的更多的是我们身着“军装”长统雨靴,头戴长毛皮帽子挺立在银装素裹、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主席“沁园春·雪”的意境中镜头,还有30人对面大通铺的宿舍;在食堂里吃馒头,喝大茬子粥,东北佳肴茄子,豆角炖土豆和“苏修”标榜的共产主义—土豆烧牛肉……
    到分场的新鲜劲还没有过去,就已经到分场十几天了。我们也担心“随军记者”的老父亲,就劝他快点儿回天津。我还特别叮嘱他说分场还不错,生活还可以,你都看见了,回去见各位家长汇报时多捡好的说,多报喜,别报忧,照片冲洗出来捡好的给家长们看看,请老人家们放心。后来还是听说看着九月下旬就大雪没地的照片,心疼的老泪纵横。
    更多的人还嘱咐他说:天津如果实在混不下去了。就到七星泡来。这里的手续我们替你办,总之,有我们吃的,就有你吃的。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握别后看着汽车逐渐远去,车窗外一只一直用力挥动的手,虽已泪眼模糊,但终究没有忘记老话:男儿有泪不轻弹。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