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   报

五分场    吕连喜

    往事,慢慢地从记忆中逝去,留在脑海内挥抹不去的,却是苦涩的,黯然的。十年的农场生活,无情地挥去了青春年华,但却使人在艰难的岁月得到了人生旅途的精华,为今后的旅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泡里”的生活是很枯燥的,而在这枯燥的生活中却有着丰富自己生活的一面,我在连队和其他几个泡友编辑了几期壁报,使我受益匪浅,也丰富了自己的精神生活。
    七二年连队壁报的诞生,使连队的诸多泡友挥起了神来之笔,挥毫写下了那么多“战天斗地”的篇章,也挥去了诸多的不良现象。那时的文章、诗句尽管受到当时形势的约束,可有些词句现在读起来依然地是那样的清晰可见。我现在依然记得杜世亮先生一首关于夏锄的诗,其中手握锄把铲地的诗句可谓入木三分,你看:“双手一压,血,滴答”,不是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有这种感觉的,它把我们在农村锄地的情景表现得淋漓尽致,使人谈起来不禁要沉思,默默无语,久久地不能忘怀。
    连队的壁报,每一期我也写一些,现在想起来,当时也是心高,自负,按照现在的生活阅历,再也不会有那时的解释了。
    农场的泡友聚会时有好几位提起我当时写的一首词,现在想来,有些词句是经不起推敲的,但它却表现出我们一些战友的心声,例如体现我们在农村煅炼的“酷日严诛,暴雨所铸”,憎恨不得人心的领导的“炊烟萧条,人无所处”等高句,现在也还称得上是我们一批人内心的真实写照。
    岁月悄悄地逝去,而在农场生活岁月中无法忘怀的事,却永远不会从记忆中抹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