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了的情结   永久的纪念     
五分场    邬义明

    三十五年前的六月十二日,是我们上山下乡赴黑龙江七星泡农场的“小上海”成行纪念日。记得被分配到五分场沟南的共有一百四十多人,大家差不多都挤在一节火车车厢里。在播放着文革后期歌曲的高音喇叭声中,不时掺杂着此起彼伏的锣鼓声。面对簇拥的送别人群,远行人心中一片茫然。真是:泪珠与汗水齐飞,思绪共苍天一色。随着接受再教育隆隆车轮的启动,我们开始了那段永志不忘的人生旅程。
    人生坎坷且又苦短。卅多年光华,荏苒代谢,逝水东流,岁月可追。尽管我们都走过了各自不同命运安排的曲折历程,但是我想同行的诸位是不会忘记初到沟南的那天晚上,当我们走进闪烁着柴油灯光的半截子砖草坯房,手里接过那碗冰凉混浊的土井水,听着随队同去的工宣队师傅们词不达意的解释,吃着那不久就贵为“病号饭”的片儿汤。个中滋味,多年过去了还是那么令人难以忘怀。
    我不想对那段历史枉加评论。不论是社会赋予我们这一代的,还是我们自己所做的,这一切的一切,究竟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但生活总是美好的。面对非常年代那种多舛命运的安排,只是因为有了那段不寻常的经历,使得我们这些同甘苦共患难的泡友们,才能用美好的青春年华,在那遥远的广袤的黑土地上,编织着一个个不解的特殊情结,谱写着一曲曲不朽的值得终身吟唱的生活词章。
    我始终不会忘怀当年因体弱休克,众泡友徒步十二里轮流背着我去分场看病,满脸颊流下的汗珠里渗出的那股纯朴的感情;我也永远无法忘记那漫长的吮吸着知青无数血汗的种种艰辛的劳动场景;我更不能忘却在泡里既平凡又坎坷的生活经历中,人们淋漓尽致地表现出不同的众生相给自己的性格素养乃至思维方式所带来的启迪……
    为了搜索那记忆中已渐渐远去的串串脚印,前几年的七月底,我有机会与三位泡友结伴同去七星泡作故地游。在途经天津、哈尔滨的短暂停留中,不论是熟识的、还是素未谋面的,各地泡友们久别重逢,欣喜和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在如醉如痴的真情流露中,大家不难领悟到我们互称作“泡友”的真谛所在……。当我们在相隔二十多年又一次踏上久违的七星泡黑土地时,特别是在沟南,看到那似曾相识却已衰败的一栋栋生活房,眺望那轮廓尚存的十一号地、四十五垧地和远方风姿依旧的格球山,思绪的闸门瞬间将时差倒回到三十年前的那时那刻。由此在心灵上产生的阵阵酸楚和震撼,我想也不难从沟南的泡友中寻得共鸣……。我们为那段近乎苦涩的回忆,不了的黑土情怀而唏嘘不已。当年的我们都有着太多的无奈,也怀着孜孜不倦的追求,大家企盼着同时也挣扎着,争取能早日实现各自不同的梦想。
    正是胸怀这种情愫,当年的“黑兄”“黑妹”们积极联络、慎密策划,组织起一次次较具规模的下乡知青三十五周年纪念联谊会。大家不拘小节,尽情地宣泄着各自的成功和失败,得意与委屈,潇洒或彷徨……。在倾诉和交流中寻找各种心绪一吐为快的心灵栖息地,以期获得精神上的慰藉,并且通过相互的追忆,激发起那段已渐沉淀的不了情。
    我真诚地祝愿泡友们纯朴的友谊,在取得划时代的联络后能发扬光大到今后更广泛的领域,让它在生活的长河中永恒。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