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架下的童年

忆童

一、 儿时的大院

    煤建公司的大院早已湮没在一片林立的高楼中。但对于东生来说,那却是充满童趣,难以忘怀的地方。那是一个好大好大的院子,拐角是两排职工宿舍,西面紧挨纺机厂,北面是织布厂,东面的竹篱笆外是一条弄堂。院子里小山似的煤堆一个挨一个。那乌黑的大堆是烟煤,由煤沫子混杂着烟煤块;那不时泛着亮光的煤堆,是无烟煤,由一块块发亮的煤块堆成;还有那看似发白的煤堆,是焦炭堆。简易棚底下,主要是用来过磅的称,还零星堆放着木炭、平板车等。上世纪50年代,无论是生产用、生活用,都离不开号称“工业粮食”的煤,所以煤建公司大院也是人们经济生活的热点。每天天亮后,进进出出的卡车、三轮车、平板车就在一个个煤堆边上忙开了,形成了大院独特的风景线。东生就出生在煤建公司大院的两排职工宿舍中。从开始记事起,就领着大弟东山、小弟东力在大院中玩耍。因为条件简陋,煤建公司不同的煤都是露天堆放的。这些堆场,是泥土地。因此,除了各种车辆压出的车道外,其余的空地都长着小草和树。春天来了,嫩绿的小草新芽破土而出,一日胜似一日,特别是雨后,蒲公英、车前草、马齿苋、野荠菜等,争相点缀在绿草地上。院墙边,带刺的野蔷薇发出了新枝,喇叭花开始了新攀登。更让东生不忘的是,大院内,靠两排家属宿舍的后面、西北拐角处、以及东面的竹篱笆旁,还种着七、八棵葡萄,爬满了三个大葡萄架子。这葡萄是煤建公司职工刻意种的,所以很下功夫。每年初春,要特意为葡萄树浇上沤过的肥料,还要找来死猫、死狗,都埋在葡萄树下。那三个大葡萄架子,使用旧木料、毛竹、铅丝等材料扎的,每个架子都比屋子大,有二三十平方米。因为有人伺候,所以葡萄长得好,茶杯口粗的棕色主藤,顺着毛竹被扶上了三米高的葡萄架子,分出的枝条和细藤,以及所有发出的新叶,把每个葡萄架子都盖得严严实实……。

 

   下一篇: 邻居小友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