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论坛
黑龙江襄河种马场知青论坛 » 青春踏印 » 包好饺子等过年——作者:秋鹿草风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查看 1353
发表一个新帖子 发表回复

标题 包好饺子等过年——作者:秋鹿草风 在百度搜索本主题 [ 搜 ] [ 打印 ] [ 推荐 ] [收藏帖子] [ 收藏到新浪VIVI] [ 订阅 ]

晨星 (版主)
楼主   [点击复制本网址] [ 字体: ] [ 编辑 ] [ 报告 ] [评分]
论坛版主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Rank:16

UID 2
帖子 677
积分 959 点
金币 1182 枚
魅力 421 度
注册 2007年9月24日
包好饺子等过年——作者:秋鹿草风

包好饺子等过年

2009-1-1 17:39:00 By: 秋鹿草风

    元旦一过,春节的脚步愈发走得急了,食堂就像加了油的机器运转得更欢 势了。除了忙活正常的一天三餐外,宰牛宰猪,买粮买酒,发面蒸包子蒸花 卷,一天得做三百多斤面。其中最重要的是包饺子。

    东北过年,吃饺子可是一件大事,当地有“好吃不过饺子”,“饺子就 酒,越喝越有”的说法,有啥?没说。

 

    食堂开完午饭大伙儿稍稍休息一下,全体开始就忙饺子馅了。大白菜成 的削根去黄叶,掰开后一筐一筐地倒进洗菜池。大笊篱女孩舞不动,烧火的大 个男孩仗义地说“我来”,一顿捣捣戳戳,翻翻霍霍,然后直接捞进开水沸腾 的大锅。这焯菜可有学问,焯“大”了,菜烂乎,没法包;“小”了,和成 馅后菜叶生邦邦的支棱着,包的时候会把饺皮儿撑破,那样的饺子下过后,就 成了“皮儿汤”了。此时大个子退下,掌勺的一脸舍我其谁地接过笊篱,掐一 块菜帮子放进嘴里嚼嚼,然后在围裙上擦擦手:“妥”。掌勺的也是上海小青年。

 

 

    焯过的菜一顿乱剁,猪肉得用绞肉机绞,那种铸铁的,像小老虎。农场里 被它“咬“了手的事每年都有。男的坐在板凳上负责摇绞肉机的把手,女的就 朝漏斗型的机口“喂”切成瘦瘦长长的肉条。把手缓缓转动,手上能清晰地感 到刀片嚓嚓的闷响。一会儿,出肉口的十几个细圆孔慢慢地往外冒肉浆条,乍 一看,细细的长长的,像蠢蠢欲动的蚯蚓。东北封冻期长,我们基本上没有见 过东北的蚯蚓。

    和馅,更是技术活。菜泥肉泥倒在大锅里。点燃麦秸,微火烘烤,大锹不 停地翻动。渐渐肉香弥漫出来,是那种生肉烤着铁锅的香味,此时锅里已分不 清菜还是肉了,黄乎乎亮闪闪油腻腻的,一种丰足富裕的样子。成袋的的盐, 味精,倒进去,酱油豆油是用白铁皮勺子泼洒进去的,事先炸好的葱姜桂皮花 椒也一齐浇上去。然后是几个小伙子轮番上阵,站在锅台上猛搅拌。最后掌勺 的拈一手指头放进嘴里尝尝,大家眼睁睁地瞅着。他看看大家,笑意渐起, “妥,装盆“。 

    开完晚饭后,食堂男男女女十几号人围坐面板。哈尔滨女知青擀皮子,我 们只能包。擀皮儿是个力气兼技术活。擀面杖不到一尺,两头微细,中间鼓 胖。下面剂子用手“揪”,揪下来的剂子毛毛拉拉的,我们就撒上一层干面, 一个个“团”成圆形的面球,再一个个用掌根摁扁。此时几个哈尔滨女知青才 上手。只见她们个个是一手转动着擀面杖,一手飞快地转动着面皮,没等我们 看清楚,一张张中间厚四周薄的饺子皮就擀好了。纤手一扬,饺皮旋转着飞到 我们跟前,粉扑扑的,四周微微翘起,像个小碗小碟,那家伙,就等着往里面 装馅了。 

    一开始我们包得洒汤漏水的,女“老哈”“嗤嗤”暗笑,然后放下擀面杖 过来手把手地教:要捏紧两角,要捏出起码两道“褶子”来,饺肚要向后“赖 “出来,才能坐得住,皮儿干了,要抹点热水才能捏得紧。

    慢慢就都会了。伙房一旦熄火,和外面呵气成霜的酷冷没什么两样。面因 为有被子捂着,尚有余温,所以手还能忍受。擀饺皮时间长了可是力气活。我 们不忍心老叫人家女孩累得头上汗津津的,于是也学着擀皮子。时间长了,也 学会          擀皮的窍门:先是用点力压,平顺了再轻碾,关键是左手轻拈皮子边,边 扯着转,边注意哪里不平哪里尽着朝擀面棍底下送,这样左右手配合,动手动 脑眼不闲地一齐来,就可以了。

    一旦学会便有几分得意忘形,叫板和“师傅“比——咋的咱们也是大老爷 们,有的是劲。女师傅说,你们能和我一样快吗——我一人擀皮,供你们俩人包。

    我们当然不能。只见她素手(白面沾的?)飞扬,玉指轻捻,擀面棍活鱼一 样,“咚咚“直响,擀好的饺子皮不停地沿着低低的圆弧线飞到我们手下,溅 起轻轻的面粉。我们赶紧包,不再先捏紧后捏摺,刮一点馅心,双手一捏一抿 就扔下。可就这样,还是积下一大摞饺皮——时间一长就会粘在一块,那就废 了。我们只能告饶认输。

    不大一会儿,筛子里满是白生生的饺子。有人抬出去,放在露天冻。要不 了半小时,就会冻得石头一样坚硬。再哗哗地倒进装面粉的大麻袋,扎紧口, 放进四壁挂满冰霜的仓库里。

    我们手上忙活着,嘴里唱着歌——反正那时全国流行的歌就那么几首,我 们津沪哈知青呵气成雾地唱和着,歌声伴我们度过忙碌的漫漫长夜。

    几百斤面几大盆馅变成了几大麻袋的冻水饺,那是除夕夜食堂供应的夜餐:买 生的回去自己下也可,食堂下熟了你端回宿舍也行。

    那时我们都才不到二十岁。




此用户离线!
共计在线时长12240分钟2009/1/3 2:47:00
[ 资料 ] [ 短信 ] [ 好友 ] [ 文集 ] [ 引用 ] [ 回复 ] [ TOP ]

« 首页1 »1/共1页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你的内容
快捷回复标题 (选填) 快捷插入表情图标
验 证 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快捷回复内容


Powered by TEAM 2.0.6 Release - SQL © 2005 Team5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