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logo.gif (12930 字节)

|首页|澳洲中国知青|美国中国知青|安徽频道|江西频道|黑龙江频道|贵州频道|吉林频道|云南频道|数风流人物|加入收藏|

现在位置:首页七彩人生文章内容


后巷,您还记得我们吗?

作者:许树铮


各位插队同学,朋友, 

  三十四年前,我们从南京来到丹阳北端穷乡僻壤的后巷公社插队,整整七年,一段身心两难的艰苦岁月,我们的大好青春全部贡献给了这片土地。

  返城数十年,忙碌只为稻粮谋。如今各位的儿女俱已长大,多数家务一轻,您想再回后巷看看吗?您应该回去看看。后巷镇已非昔日可比,富甲一方。春满田野,半百之人,旧地重来,定然感慨良多。后巷岁月最难忘,别来频向梦中看。

  我们打算结伴而行,借重尚在领导岗位的老同学的鼎助,驱车直驶后巷。时间定在五一节后的第二个双休日,自助游。估计人数不会少于二十人,伙食自理。18号(星期六)早上开车,当天返回。行前将行程,名单通知丹阳市,后巷镇地方政府。

  请大家从速相互转告。预祝我们的后巷之行圆满成功!

  诸兄有何建议,请与发起人联系。

许树铮
四月二十九日

———————————————————————————————————————

后巷,您还记得我们吗? 
——2002年5月18日在原插队地丹阳后巷镇欢迎会上的答词 

许树铮

  后巷是我们的第二故乡,回城二十七年来魂牵梦绕的地方。多谢睢书记蒋镇长一次次请方欣先生来电话,热情欢迎我们返乡探亲。这些天来,同学们奔走相告,积极筹备,尤其听说后巷镇政府表示欢迎我们回来看看,并为这次的会面作了好多准备,要安排我们与当年公社的老领导,生产队老队长见面,会参观名满天下的飞达工具集团等后巷镇的龙头企业,让我们亲眼目睹改革开放以来的后巷巨变......心情之激动,难以抑制。

  衔泥燕子别筑巢,回城后,同学们星散各处,彼此忙碌,现在有的已经退休,有的还如日中天,工作繁忙得很。是回后巷的巨大的凝聚力,一呼百应,定下了本月十八日清晨去母校门口坐车出发。三十四年前,我们就是从这里走的。

  1968年12月13日,南京外国语学校和南京十三中大约一百多位从初中到高中的学生由当时的后巷公社妇女主任蒋兰英带路,冒着大雪,来后巷插队落户。当时汽车只开到常麓,满天飞雪,白茫茫一片,看不清哪是田哪是路,一字长队望不到头,只是踩着前面的脚印走。年龄小的同学才十六岁。后来几天到达的是常州第四中学的一批学生和几十名上海回乡知青。到1975年底全省大招工为止,我们在这块土地上整整劳作了七年。长长的七年哪!后巷南北,方圆几十里,处处留下我们的足迹,汗水,我们在这里奉献了整个的青春。这里有我们数不清的老朋友,老村邻。不少同学做过民办教师,我们教过的学生,如今桃李芬芳,都已成才,有的已经播迁海外。

  当年插队知青遍及全公社。那正是后巷地方最困难的时期,农民早工做到夜工,一年忙到头,有的还只能分到二百七十斤稻,口粮都不够,草更是不够烧。三百六十天,天天吃粥,吃饭是很难得的事。我们自然也跟着吃苦,同学们远离家庭,终年面朝黄土背朝天,招工招考从年头盼到年尾,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前路茫茫,精神是苦闷的,北魏大队的尤勇同学就是因此而精神失常的......酸甜苦辣,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故事。想到后巷,真是伤痛更比乡情长。我们的美好青春,全都是在后巷度过的。回顾从前,不由感慨良多。一段艰难岁月啊!终生难忘。

  感谢后巷的父老乡亲,在我们长达七年的插队岁月中,对我们多方照应,把我们当作家人,教会了我们干各种农活与家务。我们和村上人患难与共,甘苦共尝,如今后巷五十以上的乡亲都熟悉我们,记得我们。很多老朋友老长辈现在已经去世了,他(她)们的音容笑貌,温情与爱心,长留在我们记忆中。

  我们中多数同学对后巷的印象还定格在三十年前。我们曾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记得的都是过去的人和事,说的怕是已过时的后巷话。回来看看,旧地重游,不单单是重温旧梦,是探亲,是温故知新,是开阔眼界,是接受新的知识。也希望我们能对后巷继续有所贡献。我们也是后巷人。

  现在有个时髦的说法, 叫“知青情结”,知青运动的确影响很大。我不是历史学家,无法对此作出评价。但我知道,上山下乡对社会,对中国的历史,对我们一生,都发生过或仍在发生着重大的影响。我们的“回后巷”活动,对我们自己,对后巷,对社会都是很有积极意义的。 

  后巷从来在梦里,今朝却到眼前来。今天我们回故乡探望,一释思念之情,今后,我们的后代,更多的人会不断地前来后巷拜访,寻根。

  “一切都是霎息,一切都会过去,而那过去了的,就会变成亲切的怀恋。”

  鬓白之年,我们终于回来了,后巷,您还记得我们吗?

———————————————————————————————————————

Sent: Monday, March 10, 2003 9:57 PM
Subject: 后巷回来致蒋镇长

后巷镇政府睢书记,蒋镇长以及各位领导同志,

  我们这次结伴回乡探亲,得到乡领导的极大重视与鼎助,老远看到乡政府大门高悬迎接我们插队知青回乡的大红横幅,人人心潮起伏。我们所到之处,无不受到乡亲们发自内心的欢迎和热情的款待,场面之热,情感之浓,一再令人动容。

  看到后巷的巨大变化,农家不再受苦受穷,甚至名扬天下,富甲江南,我们对改革开放以来后巷各级领导的工作,相当佩服,为后巷乡亲们的安居乐业甚感欣慰,也惭愧这些年来与后巷联系得太少,以至今朝归来,下了车,路都不认得了。今后我们应当加强联络。感谢您们请来了我们各自所在大队的尚还健在的老领导,数十年不见,恍若隔世,泪眼相对,都想不到今生还有这机会重逢,不知应喜还是应悲。

  我们是想吃一口当年的饭菜的,乡里却为我们摆下了丰盛的欢迎酒席,酒逢故人千杯少,谈起从前的艰难,感慨良多,每每难以下箸。盛宴难再,满堂说不完的话。感谢后巷人民还记得我们,怀念我们。

  18日下午俱各回村拜访老生产队,也颇多感慨。多数人家是富足了,几乎都盖了新楼,原来前后相距挺远的村子,现早已连成一片。良田很少了。工业化带来的问题也不可小看,河流,池塘,水都发黑,不能饮用。青壮年都出去做工,田里活惟有依靠妇孺老人来做,千百年来形成的错落有致的村落,桑田,如今已面目全非,村子里以及通往各处田间的原先的小路,现在都是荒草没径,田地也显得十分零乱。垃圾没处去。已不复往日农村景象的美。这是令人非常遗憾的。如果工业化了的后巷,仍能绿水青山,依旧田园风光,那对人们的吸引力该是多么的大!我们希望能重视规划,重视原有的美景。环境污染一定要赶快治理,这方面发达国家早就向我们发出警告,告诫我们不要走他们的老路。为子孙造福。

  知青下乡确曾对农村,对社会,对整个中国发生过很大的影响。希望后巷地方能尽早重视知青文物的收集工作,这是很有意义的事。不要等到人琴俱杳,才来叹息广陵散成为绝响。

  我还要特别告诉您们,我们在省丹中教书的曹景常同学的公子曹东先生,是著名的深圳经理人杂志社(相当于海外的财富杂志)驻上海首席代表,是专门报道国内外财经方面消息的。何不可多与之联系?后巷还要多多宣传自己。

  我们的下一代也希望了解我们的过去,这也是中国近代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岁月纵然消逝,深情犹荡肺腑。插队生涯给了我们此生不畏任何艰难的生活勇气和力量,此生最忆是后巷! 

  再次感谢后巷镇的领导们,深深感谢乡亲们的云天高谊!

许树铮
2002年五月十九夜 于南京

签名(略):朱先强等二十八位同学

相关内容

说到桃花思纷纷
写在北外张煦智同学信后 

后巷,您还记得我们吗?

一组知青老同学的往来email

痛别吴玉璋老师

回看五十五年路
插队吟
—— 选自《许树铮诗文集》
 

频道精选

相知永恒
作者:俞自由

今晚共饮一杯  
作者:澳洲中国知青联谊会

不忘国耻 吴定良十年
磨一馆 作者:费凡平

不应忘却的纪念
 
作者:王杰

重回爱辉 作者:费凡平

回望蒙城 作者:邱丹凤

  庚戍三十年祭 作者:董浩

我的知青轶事 作者:施大光

五月,上海,
在“非典”肆虐的日子里  
    作者:蒋庭英

哀悼沈小玲 作者:阿芳
真挚的友情 难忘的聚会
老知青,难忘一件事
作者: 晓歌
 
 
 
 
 
 
 
 
 
 
 
 
 
 2003 上海知青网版权所有     联系E-mail: webmaster@shzq.net     转载请保持文章完整,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