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logo.gif (12930 字节)

|关于我们|澳洲中国知青|美国中国知青|安徽频道|江西频道|黑龙江频道|贵州频道|吉林频道|云南频道|数风流人物|加入收藏|

  现在位置:首页江西频道>文章内容

 

相关内容

刘璧瑛诗选
悼叶欣
遥远的祭奠
千般滋味忆蹉跎
冬日的暖流
2001年11月25日聚会致辞
在峡江的日子—我的插队生活
阿凡提的爱情故事
(上)
(中)(下)
回乡散记
一双未做完的鞋
我欠老表一餐饭
回家路上
锦苑楼遐想
郑平日记的风波
“世纪之春”联谊活动献词
珍惜生命
水调歌头--红土情结
献给伟大的中国共产党
献给曾在峡江插队的朋友们
虞美人
董煜—情系母校的女作家
山里,那一片灯光
在山里过年

老知青,难忘一件事

灯下

效梅

不应忘却的纪念

啊!知青......

《通讯录》为证

“寻梦当年”邀请函

 

红土地--美丽的第二故乡

大上海访知青

倾情红土地的慈善心

魂牵梦萦的红杜鹃

刻骨铭心的记忆

情无价,往事堪回首

千般滋味忆蹉跎

绵延不断赣沪情

 

红土地情结

亲情难忘,山乡巨变
——《红土地——美丽的
第二故乡》观后感

江西省抚州市委副书记李品行
在’2002抚州(上海)乡友
联谊会上的致词
 
海外知青文集
澳洲著名华人作家
黄惟群文集

国内知青文集

王  杰文集

晓  歌文集

柏万青文集

 
 
 
 
 
 
谨以此文纪念上海四千多名知青赴江西峡江县插队落户32周年
(1969年3月10日--2001年3月)

冬日的暖流

晓 歌

   已是初冬时分,晨风中不断有阵阵寒气袭来,显示着冬的凛冽,冬的威严。太阳终于透过厚厚的云层出来了。她把那柔柔的光洒在行人身上,给人一丝温暖的感觉,让人的心境也随之好了起来。我换乘了三辆车,来到城市东北角上的森林公园,应邀参加老知青联谊会的捐赠活动。 

  我们这群人到中年的老知青,被概括为“该读书时没书读,该长个时没吃的,该工作时没工作,该成家时没住房,该立业时逢下岗”的生不逢时、命运不济的时代弃儿,成天忙忙碌碌为柴米油盐的生计奔波,生活得并不潇洒,甚至有些艰辛,却还有心情有闲暇举办参加这样的活动,这在年轻人看来也许有点难以理解;可我,在离开农村二十多年以后,却非常想念那些当年朝夕相处同吃一锅饭的“插兄插妹们”。想到可以借此机会见到多年来已经断了联系的老朋友们,特别是还能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第二故乡和有困难的老知青朋友们帮上一把,我是非常乐意的。今天我特地请了一天假赶过来。

  没想到前来参加的人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多。草坪上已经三三两两来了不少老知青。喧闹的气氛打破了冬日公园的宁静。老远就有人喊我的名字,几个多年不见的女同学围过来,拉着我的手问长问短。分别二十多年后再度重逢的老同学是那样的激动,亲热!打开的话匣子潮水般的涌出,彼此的眼眶都有点湿润了。

  三五成群的老知青们渐渐向草坪中央集中,呵,足足有四五百人。这场面吸引了游人的目光,游人们好奇地驻足观看:这里为何如此热闹?这么多年近半百的中年人,会是哪个单位的?怎么一个个孩子般地喜形于色,大声谈笑,无拘无束?似乎也不象是在一起工作的?只见有的不住地握手摇肩,有的两个人同时大声地叫着对方的名字,有的几个人一起倾听着一个人的述说,怎么也没了平日那种中年人的沉稳?喔,原来是当年的老知青在这里聚会呀。

  老知青们按照当年插队所在的公社、大队的编制,席地而坐,大会正式开始了。发起人之一、老知青们推举的联谊会长、颇具侠士风度的大律师老王以及头发花白的名誉会长、过去的知青办主任、现任峡江县驻沪办事处代表老刘和几个知青代表先后在会上讲话。他们先后介绍了知青联谊会成立以来一系列活动和工作的情况以及经费使用情况。

  一年多以前,在一批热情的知青们的发起下,成立了峡江县知青联谊会,陆陆续续找到了许多当年的老知青,很快地发展壮大,如今已有几百名老知青加入进来,并成立了常务理事会。联谊会不断地起到了联络、交友的作用,成为老知青们叙旧、续情的情感新园地。更重要的是,联谊会为第二故乡峡江县干成了几件令人瞩目的事情:投资兴办了一家服装厂,还解决了留在当地的二十多名知青子女的就业问题;援建了县里新办的中学,引进了几个合作开发项目,并给一些下岗的老知青介绍安排了工作,对一些学习有困难的知青子女进行义务补课等等。

  听着介绍,我不由得感动起来:血,还是热的!我的老知青们朋友们,干得好!我环视周围,只见旁边的老知青朋友们都在聚精会神地听着大会发言,他们的眼里似乎也流露出和我同样的喜悦神情。

  只听大会发言人又说,今天这次活动,主要是为了对峡江县希望工程继续发起募捐,除了对希望小学的捐助,对留在当地的知青子女就业安置的资助,还要对即将搬迁的县政府及县办中学、县办工厂进行赞助;当然,也包括对病弱的、目前生活陷入困境的老知青同学们的资助。

  接着便是募捐活动。老知青们纷纷走上去解囊,献上了自己的一片心意。

  我想,这真是一项难度高、工作量很大的系统工程,它对于许许多多目前生活并不太富裕的老知青们来说,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然而,超出我的预料,我的老知青同学们表示出的,是难能可贵的、十分真挚的热情。不论是名牌大学的校长教授,企业的厂长经理,还是普通的工人、个体户,甚至下岗退休的,还有“洋插队”回来的,几乎都是同样的热心,同样的诚恳。

  募捐活动在继续进行着,一张张带着老知青体温的、从大家不多的收入中节省下来的人民币放到了一起。我看着看着,感到它们似乎汇成了一颗大大的红红的心,汇成了一把燃烧的火炬,在寒冬中放射出火热的光芒。

  我的眼眶又湿润了:尽管大家离开峡江已经很多年了,可那一份抹不去的红土地情结,把大家又连到了一起。

  三十多年前,在校园里,在大街小巷,飘扬着火红的旗帜和横幅。千千万万十六七岁的城市青年,被火红的旗帜召唤着去了天涯海角的吗?可那时的“响应号召”,在很多年以后才明白是个错误,是无奈的选择,是与先辈们的革命不能同日而语的历史误会。可那么多、那么纯朴的少年少女的热情真诚却是实实在在的呀。而在经过了三十多年漫长的岁月之后,他们还能依然保持那份纯朴,热情,是那样的可贵,那样的不易!

  望着这热烈的场面,不禁勾起了许多往事的回忆。峡江,这地图上很难找到的赣江边上一座贫穷而秀丽的小山城,这个我已经离开了二十多年的第二故乡,又清晰地浮现在我眼前。三十多年前,那里曾经活跃着四千多上海知青,在漫长的十多年岁月中,和山区人民生活在一起,谱写过多少人生的悲欢,挥洒过多少青春的汗水啊。

  在我们那些知青中间,有许多人默默无闻,长年过着艰苦的苦行僧般的生活,却顽强地坚持着,支撑着,克服着许多难以想象的困难。他们大部分人都单纯、热情、善良、正直,严谨,许多人甚至到三十岁了还没有一次恋爱的经历,尽管那时候男女同学多住在一个屋檐下。在他们中间,许多奋斗拼搏、任劳任怨、无私奉献的故事不为人知;许多不甘沉沦、刻苦自学、逆境成材的故事不为人知;许多在农村愚昧落后的封建势力的迫害下受侮辱受摧残遭欺凌的故事更不为人知。

  可是,随着岁月的流逝,当年的情景早已被当事人淡忘了,旁人就更不会对它感兴趣,谁也不会再提起当年那些往事。况且,今日的老知青也没工夫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没时间为个人的不幸和痛苦悲哀,他们奋力地赶着时代,追求着新的生活。

  当他们今天重新又聚在一起的时候,当他们为第二故乡再次奉献自己的一片爱心的时候,难道你不能看到他们当年那充满理想充满激情的影子吗?难道你不能体会出他们如今那依然炽热火红的情怀吗?难道你不能相信他们仍然是有信念有追求有责任的一代人吗?

  我的心里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由于这些年来社会的变动,许多老知青面临着残酷激烈的市场竞争,承担着中年人特有的巨大压力,不少人自己的生活都非常艰辛,却依旧怀着对那片红土地的眷恋之情,奉献出自己的一片爱心,甘愿为地二故乡的振兴发展兴旺发达尽一份绵绵之心,也为曾经同甘共苦共同战斗过的姐妹兄弟伸出温暖的援助之手。这是多么可贵多么深厚的情意啊。我虽然也遇到了女儿患病、自己久病和其他困难,但也应为我们这个老知青团体出点力。

  我正在浮想连翩,联谊会会长老王来到我的面前,关切地询问我女儿的病情,并把一个装着三百元人民币的信封交给我,说:给女儿治病,或买点营业品。别拒绝,这是大家的心意。我感激地回答:“大家的心意我收下了,这钱,请转交给更困难更需要的人!”因为我深深知道,还有不少老知青朋友比我更需要帮助,他们有的夫妻双双下岗,有的患重病缺少医疗费,有的从外地回来连住房都租不起,有的子女上学需要昂贵的学费还没有着落。有的……

  老王把信封往我手中递了好几次,见我执意推却,只好拿回去。他半开玩笑地说,是不是嫌少?我郑重地说,有这样一个关心我的集体,我感到非常温暖,这就足够了。

  老王点点头,笑了,笑得充满孩子气,一点也不象个大律师。联谊会的活动结束了,大家往公园外走去,还边走边聊,余兴未尽。

  已是下午。和煦的阳光依然照在软软的草地上,也照在那一棵棵高大挺拔的杉树、梧桐树、香樟树上,闪着金色的余晖。它给冬日平添了一份小阳春的气氛。

  人生,有寒冷的日子,可在寒冷的季节依然有温馨的暖流,更何况春天终将到来呢?

  我想起一句名言:冬天已来临,春天还会远吗?

2001年2月

  2001-2003 上海知青网版权所有     联系E-mail: webmaster@shzq.net     转载请保持文章完整,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