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关于我们|七彩人生|三色土地|爱心长桥|法律窗口|联谊网讯|书海泛舟|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1b.gif (843 字节)
现在位置:首页>>知青文摘>>文章内容

上海知青网

相关内容

知青文摘

中国知青梦  作者:邓贤

跟邓贤“流浪金三角”
      作者:邹 蓝

中国知青情恋报告:谁
     能告诉我是对还是错

             作者:蔡平

人生第一课 作者:赵玲

回家乡   作者:春雷

大院春秋       作者:朝阳

知青话题

女儿,请走好你的人生路

远 离 广 告

一处败笔
关于灯的话题
如何搞好网站——与紫岩商量
珍惜每一份拥有
闲谈知青
中老年朋友,“虚拟世界”需要我们
中老年朋友,让我们一起迈入internet世界
字字血泪,永世毋忘
话说中年人
知青诸网页调查报告
寄语《老知青驿站》

人生五味

编织彩梦
马齿苋
母亲的岁月
江上的月亮
斑竹滴滴辛苦泪
路漫漫兮
与奖无缘
遥远的星光
知青故事
怀念我的哥哥陈岡
回乡散记
回娘家(一)(二)(三)
精神不倒,生命之树常青
我的知青岁月
连载之二“回家——艰难”
我的知青岁月
连载之一“难忘的第一天”
灯下
阿凡提的爱情故事(下)
阿凡提的爱情故事(中)
阿凡提的爱情故事(上)
回家路上
郑平日记的风波
一双未做完的鞋
我欠老表一餐饭
往事
阿民的故事
山里,那一片灯光
在山里过年
在山里过年
老知青,难忘一件事
效梅

 

回家乡


承德 春 雷

 回家乡(1)

    老知青们大都生活在城市,当年下乡之地就成了他们在农村的唯一家乡。能回家乡看看也就成了他们的愿望。很多大城市的知青往往分配到较远的东北、西北、西南。而承德市的知青很幸运,被分配到二百里外的丰宁、围场坝上地区。虽然近,但当年坐汽车起早贪黑也要在燕山山脉爬上两天,冬天往往封坝也回不了家。虽然近,但地处塞寒坝头也是人烟稀少,白毛风、黄毛风比内蒙古还大,冬季也时常有零下40度的低温,艰苦的生活是不言而喻的 。这里也有成群的牛羊,一到夏秋清新广阔的天空、绿油油无边的草地,也能给人留下美好的印象。就是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我们青春年华,凝结了不尽乡情,并刻上了永久印痕。当我们抽调回城,走向新的生活工作,时时没有忘却着段情结。刚刚回城,忙于事业,娶妻、生子创建家庭,有时也有意回避那场噩梦...。但随着时间推移,人到中年,对那段经历、那段乡情的思恋与日俱增,回家看看就成了这些老知青的强烈愿望。我是26年后的1994年第一次回乡,1995年第二次集体回乡,1998年为解决打井,2000年建“重绿碑”,今年为村里办点事。每次回乡的感觉都不一样,甜酸苦辣,使久久不能忘怀。
  
  带玲玲入籍回来,她就打电话,在网上发帖子让我写写文章,小草也一再让我写写。可是我上学时就语文成绩差,先天不足。不容易写了几篇,希望大家提提意见。

  第一次回村

    习惯讲知青下乡地为第二故乡,我一直认为那是我们在农村的唯一故乡。回家乡看看、为家乡做点事是大多数知青心愿。虽然回城多年大家商量几次,但直到26年后的1994年秋,秋成、宝成和我才第一次成行。当时改革已经十多年了,城市、社会进步变化都很大。我跟秋成先到了丰宁县城,宝成第二天也从北京赶来。北方人爱喝酒我们特地带了四箱96瓶67度的“衡水老白干”拿了十来条烟,在县城买了菜和生熟肉食兴致勃勃的,天没亮就往坝上赶。沿途好多风景根本无心顾及,一路风尘扑扑不到中午就到了我们孤山子村。

     孤山子是大滩镇一个自然村,依一座小山而命名,有百户人家分三个队(还有界牌石、羊家地房子两个自然村队),当年有严重的克山病,是当年的老书记特地到公社要来了我们12个知青,九男三女分别分在了二三两个小队。这次来我们没去大队(村队部)直接到了原邻居扬万忠家,大多数村民都下地了,听说我们回村,村民又陆续赶回来。一个个拉着我们的手,有说不完的话。来了这么多人,简单安排了一下饭局,村民拉着赶快各家走走。先看我们的老房子,当时给我们盖的两处九间土房,分田到户时已经给了村民,也算有人保养,还是老样子;我们刚来时住的老房东家的孩子都长大了,成了大爷们壮劳力;当年同龄的伙伴都以娶妻生子成了一家之主;分田到户后各家都养了牲畜,牛、羊、马多了,各家都有了不同改善。我们拿着摄象机录下了不少,又给村民照了几卷胶卷,已经成了永久纪念。

    回到万忠家摆了四五桌,当年的老书记没在家,现任的书记、村长都来了,炕上、地上、院子里站着坐着都是人。大家畅谈当年友谊趣事,叙说这些年的变化;也探讨了借助京北草原开发村子的发展,对现任干部的希望,我们力所能及的帮助。村民纷纷和我们碰杯已经有些多,还是千杯少,说不完的话喝不尽的情。兴致头上我把秋成、宝成四个知青当年因为邻居的猪偷吃我们莜麦误伤后,晚上给我们送猪肉的事给通出来,20多年的事大家兴奋不已;闹的他们俩偷偷跑到邻居家放了200元钱。白酒啤酒喝了不少,从中午喝到晚上6点多还有说不完的话,终究没有不散的席,我们要走了,大家恋恋不舍送到村口。

    回来的时候,想起村民还是那么豪爽热情,看到全村没变样的土房,由于沙化村中大水泡子没了,吃水都很困难的情况;心情沉重从未动情的我痛苦的哭了。回到丰宁我们久久不能入睡,谈起当年我们村是坝上地区有名的富村,一天给15个工分,每10个工分合一块多钱,村里从来没亏待过我们;我们一定为家乡办点实事。当年宝成代课的小学已经破烂不堪,一定找找扶贫办;打井找找水利部门;大滩镇里已经办了度假村孤山子也要办;张勤是独生子现在有病,两个70岁老人生活艰苦,困难户一定想办法救济救济;一定让更多知青了解家乡(这促成了1995年6.29集体回乡),大家共同努力。孤山子村一定能行,我们的家乡一定回好起来

带玲玲入籍

    今年初秋成找宝成和我联系了一车旧路灯,还有宝田我们四个给村小学买的队鼓,准备5.1放长假送上去。5月6号早上我们顶着雨装上车,宝成先押车走了,这才知道玲玲(夏雨)要入孤山子(我们村)籍非要跟着。现在的路越来越好走,车越来越高级,当年两天的路程现在回趟家乡快点当天可以打来回。坐在现代化的“尼桑王”车里,听着全新的音响,我特地点了“回故乡之路”。回想当年为了一两元钱搭便宜车、爬货车的日子,深深的感到时代脚步太快了。路边开发了许多境点,以“窟窿山”、“喇嘛山”、也就是去年总理视察过的小坝子村沟口景点最多。玲玲特别有兴致,哪是当年防“苏修”坦克建的巨石阵,哪是天公、地母,不停的讯问,还时常让车停下来。

    快到村子时我们用手机联系知道车已经卸完了,就直接领着玲玲去看当年住的知青房。房子虽然旧了但基本没变,就是去年上了新瓦,由于风沙房子被土院子高了许多,原来的台阶都没了。几个在家的老乡,争着往家里请,走了几家都要留我们,这时村书记和宝成来了这才解了围。但是走不成了,安排到村口“碧风洲”,坝上最大的旅游宾馆。晚上和村民小聚,了解村里最近的情况和变化。由于天旱到现在还没能种地;已经全面进行“一退双改”,正在抓紧种树。副镇长正好在村子督办植树也过来了,席间又为“玲玲”正名为“孤山子”正式村民,并答应批准了落户宅基地;谈话间白酒就已经喝多了,争争吵吵的又到外面喝啤酒吃烤羊,热热闹闹已经很晚。可是还得哄“玲玲”打五十开,直到连着打了三把独,当上了“歹徒”,已经凌晨两点。大滩镇的朋友不知怎么知道我们回村,早上7点秋成的战友就打来电话让我们过去。起来一看,村长、书记、镇长和老乡已经等着我们,秋成决定说什么也不能在这吃饭,到镇里吃顿饭也算安慰吧。

    到了镇里虽然是吃早餐,还是喝了不少酒,秋成为了表示诚意一连喝了几大杯,“玲玲”几次想替秋成喝点,结果适得其反到让秋成多喝了不少;虽说“南来北往喝不过丰宁、围场的”但秋成的表现到底把大滩镇的镇住了;按秋成的话说,不这样还走不了。快10点了我们赶快往回开,到坝头看着我们的“重绿碑”还是那么秀美耸立着,又认真的规划测量了保护方式,这才马不停蹄的回程。

    回来的路上,秋成、宝成还是喝多点睡了一会,可能玲玲入了“孤山子村籍”来了精神,写了一道,我看第二天就登在我们网站上了,收获不小。这次回乡我们的感觉和94年第一次回乡完全不同,那次全村还是低矮的土房,村民生活还很贫苦,走时我的心情非常沉重。现在村子的变化很大,度假村建起来了,还是京北草原最大的两坐;村头盖起了一片片漂亮的瓦房;今年进行“一退双改”村民的生活有了保障,绿化工程已经全面展开;我们的家乡将要腾飞。

    玲玲网名夏雨是围场县牌楼下乡的天津知青,为人热情很有才气,我们是通过“重绿碑”认识的。同“小草”加入铁中一样,我们成了好朋友。天下知青心心相印,愿友谊天长地久。

原文载于《承德知青网

 

Back

   Top

2001  上海知青网版权所有   转载请保持文章完整,注明出处

联系信箱:webmaster@shzq.net